投诉受理 021968688

环保税将纳入地方财政总盘子 治霾资金挪用严重

2016年12月21日
  • 正文


  12月19日,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五次会议对《环境保护税法(草案)》(以下简称《草案》)进行二审,并在20日分组审议《草案》,最后在25日表决该草案是否通过。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关于《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指出,为了落实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推动环境保护费改税”任务,按照“落实税收法定原则”的要求,制定环境保护税法是必要的;草案经过审议修改,已经比较成熟。

  相比一审稿,二审稿增加一档税费减免档次,并要求地方政府上浮应税污染物的适用税额,以10倍为限。

  根据税法一般原理,环保税为地方税,将纳入地方财政的总盘子。但根据财政部近期发布的《关于中央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检查典型案例的通报》,安徽的一些县竟然将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用于办公室装修、招待等领域。

  “在征税的同时,国家和社会各界还要监督地方将治霾的中央专项资金用在‘刀刃’上,防止资金流失。”全国人大常委、中科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王毅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大气污染物每污染当量最高可征税12元

  二审《草案》主要做了三项修改。

  首先是针对一审《草案》第六条的修改。该条规定:经省级人大常委会决定,省级政府可以在本法规定的税额标准基础上,上浮应税污染物的适用税额。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经研究,考虑到在实践中一些地方已经在国家规定的排污费征收标准的基础上上浮了收费标准,建议在法案所附《环境保护税税目税额表》中,直接规定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的税额幅度,以十倍为限。

  具体来说,大气污染物为每污染当量1.2元至12元,水污染物为每污染当量1.4元至14元。

  全国工商联环境商会副会长骆建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这是一个好的制度安排,鼓励地方政府根据当地主要污染物类别可以进行差异化征税。

  根据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的建议,省级政府在提出具体税率后需报同级人大常委会决定,并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和国务院备案。

  其次是针对草案第三章 “税收优惠” 部分的修改。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李飞介绍,有的常委委员提出,环保税是对污染环境的排污行为征税,将基于特殊政策考虑而给予的税收减免称为“优惠”,不是很恰当,建议将这一章的章名改为“税收减免”。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采纳这一意见。

  第三,有的常委委员和地方、部门、企业提出,应当根据减排的幅度确立更多档次的税收减免,以便更好激励企业减排,实践中一些地方已经根据减排幅度实行了排污费多档减免政策。

  李飞介绍,法律委员会经研究,建议增加一档税收减免的规定,改为:纳税人排放应税大气污染物和水污染物的浓度值低于国家和地方规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百分之三十的,减按百分之七十五征收环境保护税;低于百分之五十的,减按百分之五十征收环境保护税。

  “过去我们习惯了环保领域的‘大棒’类惩罚措施,现在修改的这一条属于我们少有的‘胡萝卜’类激励政策,值得鼓励。”骆建华表示。

  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关于《草案》审议结果的报告认为,《草案》经过修改已经比较成熟,现在出台是必要的、适时的,建议尽快审议通过。

  治霾资金挪用严重

  “环保税收上后,将纳入地方财政的大盘子统筹使用,不会专款专用。”骆建华分析,与此同时我们对中央财政的大气专项资金适用必须加强监管。

  此前,财政部在12月12日发布了《关于中央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检查典型案例的通报》,对2013-2015年中央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管理使用情况进行了检查,发现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被挪用的情况较为突出。

  根据通报,本次检查的9个省(区、市)共获得中央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239.4亿元,占比94.25%。检查组实地检查项目涉及中央专项资金80.72亿元,检查覆盖面为34%。检查共涉及资金分配管理部门和单位121个、使用专项资金的单位719个。安徽、天津、山西、河南等省市问题较为突出。

  其中,安徽省10个县(区)扩大开支范围,2014~2015年在用于秸秆禁烧的专项资金中列支人员经费及工作经费等2.19亿元。同时,利辛县等8个县(区)将257.11万元专项资金挪用于与秸秆禁烧无关的办公楼维修、招待、新打机井、购买变压器等其他事项。

  同时,检查发现天津市环保局2015年在中央专项资金中安排425万元用于黄标车淘汰工作中产生的交通、邮电、办公等费用。

  检查还发现,山西省太原市环境保护局及下属分局为完成部门预算的项目支出进度,采取“以拨代支”方式向相关项目单位拨付2013-2015年中央大气污染防治专项资金24679.03万元。

  同时,河南省郑州市城市管理局2015年集中采购的186辆小型垃圾压缩车中有25台闲置,涉及专项资金762.5万元。

  21世纪经济报道发现,安徽、天津、山西、河南四地都是雾霾比较严重的地区。

  2015年四地PM2.5年均浓度分别为55.1微克/立方米、77.3微克/立方米、55.4微克/立方米、80.7微克/立方米,在年均浓度从高到低的全国排名中分别位于第9位、第4位、第8位、第1位。

  12月20日下午6点,安徽多地为中度或严重污染, 天津AQI指数为322属于严重污染,太原AQI指数为119属于轻度污染,郑州AQI指数为397属于严重污染。

  针对上述专项治霾资金违规使用的问题,财政部表示,将追回被骗取、挤占、挪用、违反规定扩大开支范围的补助资金,责令相关地区进行整改。同时,健全资金管理制度。

  不过,骆建华强调,中央大气污染专项防治基金主要是起一个引导作用,治霾的主要责任还是在地方政府,治霾的支出责任主要在企业。治霾的关键在于地方政府如何更好地监督企业,促使其达标排放。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